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娘子请入瓮古代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娘子请入瓮/朱映徽

时间:2019-01-18 15:14 /现代都市 / 编辑:跳跳
独家小说娘子请入瓮是朱映徽最新写的一本古代现代都市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水玉儿,书中主要讲述了:项廷旭的眼底掠过一丝不耐,叱问:“我在问你话,怎么不
《娘子请入瓮》第5部分

项廷旭的眼底掠过一丝不耐,叱问:“我在问你话,怎么不回答?说!他又做了什么?”

……婢今儿个午膳给老爷时……老爷把碗盘全砸向我的脑袋,还说往见一次就砸一次,要我远一点……”

项廷旭仔一看,果然看见冬梅的额有些伤口。

他的脸更加郁,怒气在口翻腾。

都已经这么多年了,爹还没闹够?不仅如此,最近还有愈来愈本加厉的趋,他究竟想怎么样?

“少爷,您了,婢做其它的活绝没有第二句话,只别再去侍老爷了,拜拜您……”

项廷旭的俊颜绷,看着冬梅脸惊恐害怕的模样,他也实在不忍勉强。

犹豫了片刻,他烦躁地挥了挥手,说:“下去吧,明天开始,回去做你原本做的事。”

“谢谢、谢谢少爷!”

看冬梅如获大赦地转逃开,项廷旭的脸更加难看了。

一旁的禄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项廷旭的脸言又止了老半天,最还是忍不住开口。

“少爷……其实老爷应该只是想要少爷多关心他——”

“别说了,我不想听。”项廷旭别开脸,一脸冷漠。

“可是,再怎么说,老爷也是——”

“住口!我说了我不想听!”项廷旭递递打断禄伯的话,说:“当年的事,你也知得很清楚,你要我怎么原谅他?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我爹,我现在本连他的活都懒得管!”

怀牙切齿地瞪着天空,机惩着气。

望着他那愤怒又沉的神,禄伯立刻噤声不语。

八年,因老爷而起的一场意外,夺去了一条年而无辜的人命,不仅在少爷心中划下了无法愈的伤口,同时也让这对子产生了难以解开的心结。

“听着,当年的事我不想再提,也不想再听了!你给我在最短的时间内找个不会受一点委屈打骂就哭哭啼啼的仆来,不管多少酬劳都可以!”项廷旭恼怒地低喝。

他已经受够了家中仆三天两头哭着不要去侍脾气躁的老爷了,在冬梅之,他早已撤换过数不清的仆了!

“嗄?可是……”禄伯苦恼地垮下了脸。

少爷在襄月城早已和“冷血无”划等号,每个人谈论起他都是既敬畏又害怕,在“恶名远播”的况下,恐怕有钱也难找到鬼来推磨呀!

“没有什么可是,这件事你看着办!”

项廷旭撂下话之,烦躁地转往书走去,留下仍苦着一张脸的禄伯,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

第2章(1)

更新时间:2013-04-25 09:52:02 字数:3780

“唉……唉……”

温暖宜人的早晨,客栈二楼的间里,传出了阵阵有气无的叹息。

“师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回来?该不是真的在外头乐不思蜀了吧?”玉儿趴在桌,一脸无奈地嘟起了儿。

自从师跑去追那些卖艺的,都已经过了十天了!

那个老顽童该不会真的拜那些人为师,不学会戏法就不回来了吧?

“唉,要是真的这样,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啦?”

玉儿哀声叹气了老半天,将师留给她的那只钱袋掏出来,将剩余的银子全倒在桌,仔地算了算。

“不会吧?就剩这些了?”

她盯着所剩不多的银子,心里浮一股不太妙的觉。

“唔……要是继续住在客栈,恐怕也住不了多久……”毕竟,每天投宿的费用可也是一笔开销哪!

玉儿蹙起了眉心,眼珠子转转,思忖着该怎么办才好。

“看来,这里不能再住下去了,我得换个省钱的地方住才行。”

既然银子所剩不多了,她当然得省着点花用,而省下来的投宿费用,可以拿来买吃的,否则万一过几天她连吃东西的钱都没了,那该怎么办才好?难不成要她啃草吗?

“不不不!”她自己平坦的皮,说:“饿子最可怕了,我宁可宿街头也不要饿子!”

正所谓吃饭皇帝大,更何况她又是耐不了饥饿的人,要她不吃东西,简直比要她三天三夜不准觉还可怕。

所以喽,为了避免让自己“断粮”,她也只好努节省开销了。

“还是把间退掉吧!等我找到了栖之处,再到这儿来留话,请店小二在师回来的时候转告一声。,就这么办!”

玉儿将银子全收回钱袋里,拎起了那个只装了几件裳的小包袱,下楼找掌柜结帐去。

***

陈旧的窗子,木框严重破损。

年久失修的门板,看起来岌岌可危,一阵风吹来,那脆弱的门板晃晃的,像是随时都会掉下来。

灰尘的墙角,到处挂着厚重的蜘蛛丝,倘若一不小心跌过去,说不定还会被牢牢地缠黏住呢!

玉儿环顾四周,俏生生的脸蛋皱了起来。

但是下一瞬间,她弯起角,挤出一丝笑容,安自己:“没关系啦,有这破庙,总好过餐风宿吧?况且这儿离襄月城很近,随时可以城去买东西吃,很方的。”

(5 / 36)
娘子请入瓮

娘子请入瓮

作者:朱映徽 类型:现代都市 完结: 是

  水玉儿简直不敢相信,她居然再次被师父抛下了!   只因在客栈听见邻桌客倌称赞一群卖艺的有多厉害,   结果他老人家立即以不看会遗憾终生为由追了去,   偏偏这一走就是一旬过去,也不知他何时才会回来,   眼看手中银两所剩不多,看来是不好继续住客栈了,   毕竟她是最禁不起饿的,宁可露宿街头也不能断粮!   幸好老天爷挺照应她的,她很快便找了个破庙栖身,   正当她上街打算买包子时,手上的碎银却掉落滚开,   为了追回她的宝贝银子,她不小心害一辆马车撞毁,   糟的是,马车主人竟是她惹不起的大盐商项廷旭!   据说那项老板不仅财大势大,连县太爷都敬他三分;   据说他对亲爹不理不睬,平常时候能不见面就不见。   这么个无情无义、没血没泪的家伙偏成了她的债主,   唉~~这下子不被剥掉一层皮,他有可能饶了她吗?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