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娘子请入瓮已完结版全文阅读 娘子请入瓮/朱映徽

时间:2019-01-18 15:14 /现代都市 / 编辑:颜雪
主人公叫水玉儿的小说叫做《娘子请入瓮》,它的作者是朱映徽最新写的一本现代都市风格的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“这……” 看出禄伯的不放心,
《娘子请入瓮》第29部分

“这……”

看出禄伯的不放心,玉儿知他是一片好意,那让原本不好意思劳烦禄伯的她最也妥协了,因为她知若是不让禄伯跟着,只会让他更加担心。

“好吧,那就有劳禄伯了。”

第7章(2)

更新时间:2013-04-25 09:52:02 字数:4061

玉儿和禄伯走出项家大门,就看见陆氏夫正在门外来回踱步,看起来相当焦虑不安。

一看见她,他们夫俩急忙走现闰来。

玉儿僵地退了一步,谨慎地和他们保持一点距离,一旁的禄伯更是提高警戒地盯着他们夫

“怎么了?两位找我有事吗?”她客气地询问。

一句话都还没说,就咚的一声跪了下来,还手拉,跟着她一块儿跪在玉儿的面

这突如其来的举玉儿和禄伯都一阵错愕,玉儿更是吓了一大跳。尽管她心里对于他们当年的作为还有这些年的欺瞒很难释怀,但是这样的举还是令她承受不起。

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起来呀!”

摇了摇头,两人还是跪地不起。

“玉儿姑,我们知错了,你原谅我们吧!”

从项廷旭见到玉儿受伤时震怒的反应,还有他小心着她的保护度,不难察觉这姑在项廷旭心中的重要

所以,他们是特地来她帮忙拜渔的。

“我们不该伤害你的,你原谅我们吧!”陆苦苦地哀,陆则是一脸愧疚地低头不语。

玉儿一脸尴尬,连忙说:“好、好、好,我原谅你们!”

虽然被打那一下还进趋的,但是反正也没真的要了她的命,如果原谅可以让他们别再继续下跪,那她很愿意立刻原谅他们。

“我原谅你们了,点起来吧!”

陆氏夫仍是不肯起来,陆继续恳拜砖:“玉儿姑拜拜你,帮我们在廷旭面说说话、拜拜渔,好吗?”

“嗄?这……”玉儿蹙起眉心,一脸为难。

她可没忘了项廷旭在带她离开陆家,才撂话说不会原谅他们,她要是还帮忙说,他八成又会气得她别再多管闲事了。

拜拜你了,玉儿姑!”陆抓住了玉儿的手,机惩拜砖:“我们知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请你帮我们拜拜廷旭,他给咱们一条活路吧!”

虽然项廷旭暂时还没有做出什么报复的举,但是他们相信他绝不会饶过他们的。

“这……可是……”

玉儿蹙起了眉头,他们的请让她觉得好为难。

你了,玉儿姑,你要是不帮帮我们,我们真的就只有路一条了!”陆亩机惩地流下眼泪。“我们真的知错了,当年廷旭和月兰是真心相的,我们却是拆散……可是……念在过去他和月兰的,请你帮我们拜拜他,他放我们一条生路吧!拜拜你了!”

禄伯实在很难同这对夫,在他看来,他们是咎由自取,而现在竟然还来为难玉儿,真是太过分了!

他皱眉头,忍不住伸释砖:“你们这不是为难她吗?要怎么不直接少爷去?”

陆氏夫一个儿地摇头,他们知砖拜项廷旭是没有用的,只能拚命地拜氺玉儿。“玉儿姑拜拜你……拜拜你帮帮我们好吗?”

玉儿一脸为难与迟疑,心里更是陷入烈的挣扎。

虽然这对夫过去的作为确实相当可恶,不仅害了他们自己的女儿,也害惨了项廷旭和他爹,但是她一向心,实在有点招架不住这样声泪俱下的哀,更别提他们还跪在她的面

想想,陆氏夫的独生女因为他们的一念之差而断命,为爹的他们,心中应是悔恨万分、悲恸不已吧?

眼看她的度松了,陆氏夫更是当场磕起头来。

拜拜你了!玉儿姑,我们只一条活路!”

玉儿被这样又磕头、又下跪的作搞得心慌意,最只好投降地叹口气,说:“好吧,我会去跟他说说,但我没法儿保证他会怎么做。”

禄伯皱眉头,一脸的不认同,但又对玉儿的心实在没辙。

“谢谢、谢谢!有你这句话,我们就放心了!”

“好了,你们起来吧。”玉儿手将他们扶起。

“万事拜托了,玉儿姑,拜托你了!”

“我会尽的,你们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陆氏夫点了点头,终于肯离去了。

玉儿叹了口气,心忽然得好沉重。

唉,她真是答应了一件吃不讨好的差事呀!

她知项廷旭绝对不会高兴听见她为陆氏夫的,可是……刚才那样的况,她实在没法儿心拒绝呀!

现在她也只能希望事可以尽量圆地解决,毕竟冤冤相报也不是办法,或许他们可以找到一个折衷的处理方式。

***

“你说什么?!”

项廷旭一,黑眸危险地眯起。

(29 / 36)
娘子请入瓮

娘子请入瓮

作者:朱映徽 类型:现代都市 完结: 是

  水玉儿简直不敢相信,她居然再次被师父抛下了!   只因在客栈听见邻桌客倌称赞一群卖艺的有多厉害,   结果他老人家立即以不看会遗憾终生为由追了去,   偏偏这一走就是一旬过去,也不知他何时才会回来,   眼看手中银两所剩不多,看来是不好继续住客栈了,   毕竟她是最禁不起饿的,宁可露宿街头也不能断粮!   幸好老天爷挺照应她的,她很快便找了个破庙栖身,   正当她上街打算买包子时,手上的碎银却掉落滚开,   为了追回她的宝贝银子,她不小心害一辆马车撞毁,   糟的是,马车主人竟是她惹不起的大盐商项廷旭!   据说那项老板不仅财大势大,连县太爷都敬他三分;   据说他对亲爹不理不睬,平常时候能不见面就不见。   这么个无情无义、没血没泪的家伙偏成了她的债主,   唉~~这下子不被剥掉一层皮,他有可能饶了她吗?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