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娘子请入瓮古代精彩目录试读 朱映徽/水玉儿

时间:2019-01-18 13:14 /现代都市 / 编辑:黑岩
主角是水玉儿的小说叫做《娘子请入瓮》,是作者朱映徽创作的现代都市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“我想先庞
《娘子请入瓮》第17部分

“我想先些包子去破庙。”

项廷旭一怔,有些惊讶地起眉梢。

“破庙?都过了几天了,你还惦挂着他们?”

玉儿笑着点点头。“是,我怕他们又挨饿了,所以想包子过去,可不可以嘛?”

“不可以。”

“嗄?”玉儿愣住,没想到他会断然拒绝。她噘起了儿,双肩有些泄气地垮了下来。

瞅着她那一脸失望的神,项廷旭暗暗到好笑。

怎么会有人的表像她这么丰富?一会儿开心地微笑,一会丧气地蹙眉,毫不掩饰自己的真实幸渔,如此的纯真坦率,让人打从心底觉得她可

“让灶多准备一些饭菜带过去,应该会比包子好吧?”

玉儿一听,眼睛立刻亮了起来。

“真的吗?太好了!”

她那喜出望外的神,让项廷旭的黑眸也多了几分笑意。

“去吧,就跟灶那边说是我吩咐的。”

“好。”玉儿走了几步,回头对他嫣然一笑。“谢谢少爷!”完谢之,她又开开心心地往灶的方向跑去。

看着她的背影,从她那悄急步,不难受到她心的愉悦,他甚至能想像她脸正带着甜美的笑容。

“忙别人的事也能高兴成这样,真是了你。”项廷旭摇了摇头,出一抹笑,整个人难得地松愉

认真回想起来,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愉地微笑,他甚至想不起自己一次发自内心地微笑是多久之的事了。

自从玉儿出现之,他的心似乎出现了微妙的转,不再那么的鸷、沉郁,仿佛堆积在心头的乌云,被一阵阵温风给吹散了。

想着她那管闲事又热心善良的幸渔,项廷旭的黑眸就闪着温的光芒,心中的那股暖意更是久久不褪,那让他有股冲想要永远留住那份温暖与窍惩,想要随时都能瞧见她那生的表,想要她不只是在他的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……

第5章(1)

更新时间:2013-04-25 09:52:02 字数:5535

玉儿将丰盛的饭菜去破庙,陪那对祖孙闲聊了一会儿之,就立刻惩弯闰往陆家。

依照项廷旭的描述,她一路来到城东。

“‘林记茶叶铺’的旁边?‘林记茶叶铺’在哪儿呢?”她东张西望了一会儿,眼睛突地一亮。“!在那里!”

她笑着走过去,目光移向茶叶铺旁那间简朴的子。

“应该就是那儿吧?”

为了避免不小心搞错地方,她还事先问过了茶叶铺的老板,确认了那里确实是陆家没错。

向茶叶铺老板谢过玉儿走向那间子,正想要敲门时,却意外地发现门是半掩的。

“咦?没关好吗?”

今儿个风大的,可能没有闩好,又被风吹开了吧?

玉儿探头朝屋里张望,就见这是一间规模不太大的屋子,但整理得还算整齐,也有个小小的院。

听冬梅说陆家相当贫困,可现在瞧起来还好,既然项廷旭会要她银子过来,应该这八年来他都持续如此,才逐渐改善了他们的生活吧?

只要一想到项廷旭这些年来一直活在愧疚之中,玉儿的心就不由得泛起了阵阵抽

过去就算她觉得别人的遭遇可怜,也只是很努地想要帮助他们,不会像现在这样,自己的心也跟着递递,仿佛她也受地经历了同样的楚。

她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但那因他而起的难受觉却是如此的真实而强烈,让她想忽视也难。

“唉,还是先别想这么多了,办好他代的事吧!”

玉儿在门口朝里头张望了一会儿,没瞧见半个人影,只好开口喊:“请问有人在吗?”

等了许久,却没有任何回应,她犹豫了片刻,最推开大门走了去。

尽管这样擅自闯来相当失礼,可她是帮项廷旭银子过来的,他们应该不会太介意吧?况且,她也该提醒他们记得要闩好大门,免得有人闯了来,那可就烦了。

玉儿走了去,一路东张西望地找人,最透过几株花树望去,瞥见院角落有两个人影。

他们看起来约与项老爷差不多岁数,似乎正在修理一张木桌,不断传来敲敲打打的声响,难怪会没听见她刚才的喊

这两个人应该就是陆氏夫了吧?毕竟陆家本称不富裕,应该不可能再花钱去雇用一对了年纪的仆吧!

由于心里对于项廷旭当年的心人相当好奇,玉儿忍不住隔着一段距离,悄悄多打量了那对夫几眼。

就在她试着从他们的形和容貌来猜想那位陆姑会是什么模样时,他们的对话在敲打的间隙中隐约传了过来——

“唉……一转眼,月兰都走了这么多年……当年的事……对廷旭……心里真有些愧疚……”陆

咦?愧疚?为什么?

玉儿愣了愣,心中升起一丝疑

当年的那桩不幸事件,该到愧疚的是项家子才对,陆家是受害者,为什么要到愧疚?

骡诬了手,抓着槌子哼:“有什么好愧疚的?”

“唉,毕竟当年月兰的和他们无关!可是这些年来,廷旭却对我们这么照顾,你心里难不会过意不去吗?”

(17 / 36)
娘子请入瓮

娘子请入瓮

作者:朱映徽 类型:现代都市 完结: 是

  水玉儿简直不敢相信,她居然再次被师父抛下了!   只因在客栈听见邻桌客倌称赞一群卖艺的有多厉害,   结果他老人家立即以不看会遗憾终生为由追了去,   偏偏这一走就是一旬过去,也不知他何时才会回来,   眼看手中银两所剩不多,看来是不好继续住客栈了,   毕竟她是最禁不起饿的,宁可露宿街头也不能断粮!   幸好老天爷挺照应她的,她很快便找了个破庙栖身,   正当她上街打算买包子时,手上的碎银却掉落滚开,   为了追回她的宝贝银子,她不小心害一辆马车撞毁,   糟的是,马车主人竟是她惹不起的大盐商项廷旭!   据说那项老板不仅财大势大,连县太爷都敬他三分;   据说他对亲爹不理不睬,平常时候能不见面就不见。   这么个无情无义、没血没泪的家伙偏成了她的债主,   唉~~这下子不被剥掉一层皮,他有可能饶了她吗?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